公立医院改革多场重头戏启幕 将严控医疗费用增幅

  • 时间:
  • 浏览:20
  • 来源:东方网
2018-05-03 01:33:43 来源:经济参考报 作者:${中新记者姓名} 责任编辑:孙静波

2018年05月03日 01:33 来源:经济参考报

参与互动

  扩大按病种收费覆盖面 严控医疗费用增幅 深化薪酬制度改革

  公立医院改革多场重头戏启幕

  专家建议引入竞争机制和更多社会资本

  作为医疗卫生体制改革的重中之重  ,公立医院综合改革加快向深水区迈进。《经济参考报》记者获悉  ,近日  ,国务院医改办国家公立医院综合改革效果复核正在各地紧锣密鼓推进。从中央和地方政策信号看 ,下一步  ,扩大按病种收费覆盖面  ,严控医疗费用增幅  ,深化薪酬制度改革等内容  ,将成为公立医院改革的重头戏。

中新社</a>记者 张添福 摄">

资料图:民众在医院使用网络终端查询就医信息。

中新社

记者 张添福 摄

  在控费方面 ,根据国家卫健委3月发布的《关于巩固破除以药补医成果持续深化公立医院综合改革的通知》  ,各地要对全部取消药品加成进行阶段性总结评估 ,并于4月底前将总结评估报告和整改措施报国务院医改办。

  据悉 ,今年还将继续控制医疗费用不合理增长  ,并将控费指标细化分解到每家医院。全面推行以按病种付费为重点的多元复合式医保支付方式。

  事实上  ,这一思路在地方近日密集发布的2018年医改工作要点中已经有所体现。例如  ,青海省提出  ,各市(州)和省级公立医院按病种收付费的病种数要达到100种以上  ,复合式支付方式的基金支出占比达85%。山东省济南市也提出  ,逐步扩大按病种付费病种数和住院患者按病种付费的覆盖面  ,力争使公立医疗机构医疗费用增幅控制在目标范围内。北京市发改委副主任李素芳日前也透露  ,下一步要深化三医联动的改革  ,继续完善药品和医疗耗材采购的机制 ,压缩药品和耗材价格居高的空间  ,控制医疗费用不合理的增长。

  “医保支付改革的承受对象主要是公立医院  ,医保支付改革对公立医院的不合理医疗和费用增长是重要牵制  ,也是调整医疗卫生服务资源配置的重要政策手段。”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社会所副研究员关博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说。

  薪酬制度改革也是公立医院改革的重要任务之一。2017年 ,上海、江苏、浙江、安徽等11个综合医改试点省份已经各选择三个市(州、区)开展为期一年的公立医院薪酬改革试点。据悉  ,公立医院薪酬改革试点今年将进一步扩围。日前  ,四川省已经提出  ,除去年试点的四个市外  ,其余每个市(州)也将选择一至三家公立医院开展薪酬制度改革。

  各地将优化公立医院薪酬结构、合理确定公立医院薪酬水平。譬如  ,陕西省将进一步完善岗位绩效工资制度  ,绩效工资中用于激励员工的比例  ,原则上不低于绩效工资总量的60%。江苏省将适当提高公立医院绩效工资总量水平  ,合理体现医务人员技术劳务价值。扩大内部分配自主权 ,绩效工资全部由公立医院自主分配。

  “未能解决好公立医院人员激励  ,是各类不合理医疗服务的重要诱因。下一步将加快推进公立医院薪酬改革和人事制度改革  ,使各类医疗服务人员分配与教育周期、技术含量、职业风险和岗位贡献更加匹配。”关博说。

  “薪酬改革的目的是把医生的劳务收入提到应有的水平 ,从而体现医生的价值  ,但在这个过程中不能‘一刀切’。”

  对外经贸大学保险学院健康保险与卫生经济学研究中心执行主任于保荣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

  公立医院本质还是公益性的服务。李素芳指出  ,下一步  ,要推动建立公立医院机构公益性服务的种类和成本机制  ,完善财政补偿的政策 ,引导公立医院实施精细化管理。

  加快建立现代医院管理制度 ,对公立医院改革提速也具有明显作用。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此前公立医院改革之所以停滞不前 ,表面上好像是公益性还是竞争性的权衡取舍  ,但在体制上是行政化还是去行政化  ,在本质上则是非法人化还是法人化的理念冲突。

  “一方面  ,要确定公立医院适度规模水平;另一方面  ,要落实公立医院运营管理自主权”。关博说。于保荣建议  ,在控制公立医院规模的同时引入竞争机制  ,“产权是最大的激励”  ,未来应发展更多的民营医院。

  清华大学就业与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主任杨燕绥也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  ,公立医院改革不能单纯依靠政府  ,或者单纯依靠市场。破解公立医院改革困局、建设公益医院 ,也需要政府和社会资本的合作。“应该在医院的轻资产运营领域大力培育社会企业  ,除医疗服务价格需要规制外  ,其余放开  ,政府负责管理好国有资产。这种配合有利于形成更好的基本医疗服务供给体系。”杨燕绥建议。

  于保荣还指出  ,公立医院改革的最终目的是为了解决老百姓看病贵、看病难问题。从医疗服务体系上看  ,看病难突出体现在一线城市  ,表面看问题出在大医院  ,究其根源则是县、乡镇、村或者城市里的社区医院医疗水平跟不上。公立医院改革离不开分级诊疗的深入推进  ,“对于基层公立医院  ,可以保持一定的规模  ,但是要提高其医疗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