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与前瞻:“香港制造”的韩国电影

  • 时间:
  • 浏览:9
  • 来源:东方网

  严格来说,过去一年的所谓“韩流”,其实乃以韩国电影(以下用韩片简称)为主,而以韩剧为副;这一点和于国内及台湾两地的情况颇为不同,主次的对象正好和香港相互更易。韩剧在香港能唤起一丝波澜的仅有《蓝色生死恋》及《爱上女主播》,而且两者都是后知后觉拾人余唾,乃在台湾成为热潮后再登陆香港。

  相对来说,韩片于过去两年间,至少已有超过20部作品在电影院作公开放映,连同仅以影碟形式发行的作品,数量肯定在30以上。那么为何韩片可以在香港的电影市场上乐此不疲地涌现呢?

  请注意在2002年,这一浪的“韩流”仍会以现在式的时态继续进行,《朋友》、《JSA安全地带》和《死不张扬离奇失魂事件》仍会

  兵分三路上场,尤以前两者更是韩片中的重量级制作,说明了韩片在香港的电影发行市场上仍会是注目的宠儿。

  类型片的天下

  如果仔细一点去重新审视这些在港上映的韩片,不难发现基本上以类型片为主:恐怖片由《退魔录》打头阵,直到近期由《死亡录播》及《凶咒》接棒;爱情片自然以《八月照相馆》作首发,而其后的《触不到的恋人》、《伤心街角恋人》及《爱情倒后镜》等更可谓来者不绝;另一则以挑战感官的奇情片为主导,自然以《漂流欲室》为先导,往后的《幽异恋人》及《爱的躯壳》也是走相若的路线;黑色喜剧是另一强势力量,《加油、反斗、4条友》、《茅趸王》和即将上映的《死不张扬离奇失魂事件》都属于这一类的作品;较为特别的是它们以政治敏感题材作商业包装的作品,此固然乃因南韩特殊的历史背景所致,如《生死谍变》及《JSA安全地带》;甚至连更为少见的武侠片也可见,如《飞天舞》就是一“异数”;综上所见,可说韩片大都是在商业基础上稳扎稳打进行制作。

  80年代的港产片再造

  这种以类型片作基础的构思,其实是每一地区的电影市场起飞之际,均必然会采取的策略。事实上,《Variety》早曾报导韩片的本土市场非常发达,投资电影的回报高达20%30%,间接也令韩片的制作模式由以前的“忠孝路”系统及其它独立公司作主导的传统,改为由大财团作主导中心(如三星和大宇等)。这种勃兴起飞的状况,不期然教人想起1980年代港产片的高峰时期,因为本地市场有基本的支持,加上海外市场在稳定拓展中,于是逐渐成为了东方的好莱坞。

  如果再从微观的角度审视,我们不难发现不少韩片和港产片都有藕断丝连的关系,而且是和1980年代互通气息的。《朋友》于宣传上标榜为韩版的《古惑仔》,其实此乃100%的误会;假若如是,张东健及刘五性等几兄弟便一早合伙共组帮会打天下了。现在两人的宿命对抗,以及背叛等主题,绝对是1980年代吴宇森的“喋血”系列母题重现,而且连个别场面的迫力也不遑多让。至于如《飞天舞》般生硬地搬弄港式武侠片于韩片的范畴中,固然有先天养分严重不足之嫌(这也是韩片在香港最“重创”的一个例子,宣传投资之巨和票房的反应背道而驰,说明本地观众在韩片中寻找认同香港的情意结之余,也肯定要有一定的水准保证),但也不失为一正面的探路尝试。至于如刚才提及一系列恐怖片,更加是香港同类型低成本制作的异域知音。

  由回顾到前瞻

  然而寻根的背后并非想怀旧地在脸上贴金,现实为韩片的吸纳面委实既阔且广,才成就出今时今日的风貌。上述提及的爱情片正是吸收了日剧皇牌trendy

  drama中的都市恋人故事类型,再加以尽量减低夸张肥皂化的处理基础上,才形成自己的低调浪漫风情来。而且如《八月照相馆》、《触不到的恋人》、《伤心街角恋人》及《春逝》等的共同主题都是一种东方式的压抑情致,再配合跨文化层的时空捉弄制肘,可说是能把共通的世界性类型元素和特殊的文化色彩结合,自然能招徕更广阔文化领域的观众认同。

  甚至如黑色喜剧的类型处理上,也清楚可见由抄袭模仿的基础上,逐步走出自己的风格来。最明显的例子莫过于《加油、反斗、4条友》,内里的塔伦提诺影子可谓昭然若揭,而且这也并非一孤立现象,连泰国片《69两头勾》也如出一辙。当然塔伦提诺由独立自主电影出身,至成为商业系统的票房神话,一度成为不少热衷于拍电影的发烧友的偶象。但过了风潮后,如何把黑色元素融入了不同的类型中作混糅的求变处理,来得更加重要,而《JSA安全地带》和仅在港作影碟发行的《强捕》便是其中极为成功的例子。

  从参考港产片的黄金时代,以及吸纳西方(塔伦提诺)及东方(日剧trendydrama)当时得令的风潮趋势,可见韩片的生命力正好在于取法乎上,而且在模仿的基础上逐渐迈步向前找自己的特色标志。

  来源:二十一世纪环球报道 作者:汤祯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