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射炮部队射击日轰炸机 破灭日军空中斩首蒋介石

  • 时间:
  • 浏览:11
  • 来源:东方网

重庆防空司令部,指挥各处的防空和救援事宜。受访者供图

重庆的高射炮部队。受访者供图

  抗战期间,有这样一支鲜为人知的特殊部队,他们与中国空军并肩作战,英勇抗击来犯日机——驻防重庆及周边地区的中国高射炮部队。

  在这支默默无闻的部队中,目前已无法考证有多少勇士为保卫重庆而英勇献身,但历史不应将他们遗忘。高射炮部队是如何建立起来的?面对敌军狡猾的战术,他们又曾用哪些“秘密武器”与之抗衡?在日本“定点清除”蒋介石的计划中,他们又发挥了什么作用?

  近日,本报记者采访了重庆三峡博物馆特约研究员、中国空战史专家唐学锋,为你揭秘高射炮部队背后鲜为人知的故事。

  1 磁器口曾是高射炮阵地

  在唐学锋的研究室里,记者看到了一张定格在战时重庆的黑白照片——一根3.7厘米口径的黑色炮管笔直地对准天空,战火硝烟中,几名士兵正在互相配合着“驾驭”这门高射炮……

  “从1939年至1942年,布防于重庆的高射炮阵地共建有18处。”唐学锋介绍道,马鞍山、海棠溪、磁器口、袁家岗等阵地先后被炸毁,目前保存下来的阵地还有石马河、鸿恩寺、大渡口、佛图关等10处。

  但令人没想到的是,当时作为防空主力的中国高射炮部队,居然是在全面抗战爆发前才刚刚组建的。

  唐学锋研究发现,其最初的“雏形”可追溯至1933年国民政府在杭州成立的高射炮班。此后为了训练防空士兵,又在当地成立了防空学校,以训练、蓄备兵力。“而第一支高射炮部队组建是在1935年2月,当时仅有1个营,4个连,每连装备7.5厘米口径高射炮4门。”

  1936年,高炮第41团、第42团相继成立,并在中央军校、步兵学校等分别设置了1个高炮连。加上地方部队中广东方面的1个营,广西及南昌的两个大队,以上便是抗战初期我国地面防空力量的全部。

  《重庆防空志》统计显示,重庆防空司令部高射炮兵力配备各口径高射炮31门,兵力1748人。“如此‘单薄’的兵力,要担当战场支援、重要城市的防空任务,显然如杯水车薪。”唐学锋感叹。

  2 一共击落击伤敌机100架

  “虽然实力悬殊,但很长一段时间里,高射炮部队却使凶猛的日本轰炸机群不敢白天来犯,只在夜晚偷袭。”唐学锋说。

  记者在《重庆防空司令部第一处1942年12月31日编制的表格》中发现,1938至1941年间,重庆的高射炮部队一共击落、击伤敌机100架……

  中日兵力相形见绌,高射炮部队是如何抗击强敌的?这得从75年前的一场完美的“配合战”说起。

  1939年,日军将对重庆的空袭重点转向市区,开始实施所谓的“政略攻击”计划,企图以“无区别轰炸”来迫使中国人民屈服,而高射炮部队是日军大轰炸期间最早开展对敌作战的部队。

  同年5月,日军海军航空兵出动45架飞机对重庆进行大轰炸。中国空军与高射炮部队上演了一场最完美的“配合战”——中国防空部队向骄横不可一世的日本飞机发起猛烈攻击,空军在高射炮的配合下如虎添翼,双重夹击,炮火将敌军飞机层层围困,当场击落敌机两架,折返的敌机无一完好,其中有27架因损伤过重无法恢复战力。

  这场漂亮仗让日军开始察觉到中国的高射炮部队不容小觑,由此,敌人针对高射炮的弱点,狡猾地改变了战术——夜晚偷袭。

  如何应战夜晚的敌机呢?唐学锋介绍,高射炮部队为夜间作战配备了专门的照测兵。当时的中国空军没有今天使用的雷达,只能靠“秘密武器”——探照灯、听音机来侦查夜间偷袭的敌机。“通常来说,照测兵在获得防空情报后,会立即以听音机听取敌机来袭方向,大约用两三个探照灯交叉捕捉1架飞机。除非它迅速脱离灯光可能照射的空域,否则很难逃脱灯光追踪并被高射炮攻击。”

  3 高射炮救了蒋介石一命

  唐学锋曾寻觅到日本陆军第三飞行团团长远滕三郎的回忆录,其中在提到一次与中国高射炮部队交锋的战斗时,远滕三郎这样写道:“地面高射炮火猛烈而准确,我军机身附近炮弹炸响卷起暴风,几次把飞行员从座椅上颠了起来,因为不是低空的精确轰炸,从高空投弹很难命中目标,令蒋介石死里逃生……”

  日本轰炸机群的“空中猎杀”素以精准、凶狠著称,但对蒋介石采取的“定点清除”(这也是战争史上最早利用飞机对一国首脑实施斩杀)行动为何扑空?“高射炮部队在其中扮演了重要‘戏份’。”唐学锋说。

  这究竟是一场怎样的战斗?

  国民政府迁都重庆后,日本间谍便多方刺探情报,打听蒋介石的住所、行踪。终于有一天,他们从即将离任的意大利驻华大使那里打听到蒋介石黄山官邸的具体位置,并得到蒋介石近期将在那里召开军事会议的消息。

  日军对这一情报极为重视,驻守在武汉的远滕三郎决定亲自出马,专门针对蒋介石黄山官邸制定了“包围轰炸”战术,率领轰炸机群执行这次“空中斩首”任务。1941年8月30日11点,远滕三郎搭乘飞机从汉口出发,到沙洋镇(位于宜昌东面)后,潜伏在200米高度的低空云层中向重庆黄山方向飞行。

  此时的中国空军正处于极度艰难时期,落后的俄式战斗机早已不是日本零式战斗机的对手,而美国的援助还未到位。中国空军几乎丧失了与日机空中作战的能力。

  接近重庆上空时,日军轰炸机群开始爬升高度。抵达黄山上空后,正当远滕三郎率领的轰炸机群准备从高空俯冲投弹时,突然,一颗颗高射炮弹从地面飞出,在空中炸开行程密集的“火网”。原来,埋伏在黄山官邸附近的高射炮部队向日机发出了猛烈射击。“火网”迫使敌机不敢下降高度,彻底打乱了其事前准备好的“包围轰炸”计划,其投下的炸弹仅有一颗命中蒋介石召集会议的云袖楼一角,蒋介石与开会的将军们顺利躲进附近防空洞,毫发无损。

  “历史没有假设。但那一天,假若日机没有遭遇高射炮猛烈火力的阻击,那历史可能又会改写。”唐学锋认为,从这个角度来说,高射炮部队在重庆抗日作战过程中起到了无法忽视的作用。